首页 >手游资讯

男子太过份终究立不起来了看到医生是女的一下来了精神

2019-11-09 17:02:50 | 来源: 手游资讯

男子太过份终究立不起来了看到医生是女的一下来了精神

来到一个小卖铺的门前,石更把自行车往门口1扔,就气冲冲地走了进去。

小卖铺的老板关琼正在柜台里看书,见石更来了,把书扣下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。石更就像没听见一样,1屁股坐在了柜台外的凳子上,脸色很不好看。

关琼看了看石更,起身给他倒了杯水放在了柜台上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一定是又被你的那个梦中情/人给谢绝了吧?”

石更没吱声,拿起水就喝,关琼刚要提示他烫,杯子已到了他的嘴边,结果把他烫的直皱眉。

“这马上都夏天了,你给我倒甚么热水呀?成心烫我是不是?”

石更把杯子重重放回到柜台上,飞溅出来的水滴掉在他的手背上,又把他给烫着了,气得他直想把杯子摔碎。

关琼看出了石更的意图,抢先把杯子拿走放到了一边:“你气不顺别跟杯子和水较劲啊。再说了,我给你倒热水,你摸不出来是热的呀?摸出来了还喝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少废话,晚上我想喝点,你准备酒菜。”此刻石更觉得他只有喝点酒心里才会好受一些。

“哪次不是我准备酒菜啊。叫立斌吗?”

“叫吧,咱俩喝也没啥意思。”

关琼拿起座机给方立斌打了个电话,方立斌说他家里有点事,得五点以后才能过去。

石更与关琼、方立斌是高中同班同学,但关琼的学习一直很差,所以他没有考上大学。高中毕业后,先是在家里的安排下,到电厂上了三年班,之后觉得挣得少,就拿着三年攒下来的钱和家里的资助,开了现在这家小卖铺。由于店面沿街,房子又是自己家的,基本没什么费用,所以生意一直很不错。

关琼这个人本本分分,属于非常务实的那种人,而且很讲义气,对朋友的事情,只要能帮忙,他从来没有二话。

方立斌和石更不止是高中同班同学,他们还是大学同班同学。大学毕业后,方立斌被分配到了春阳第五中学,当了一名高中语文老师。

方立斌为人幽默,经常能把人逗的哈哈大笑。也正由于如此,无论是高中还是大学,他的女人缘都是最好的。他和石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好/色,不同的是,他是有色心没色胆,石更恰恰相反,只要看上了,就敢付诸于行动,不达目的不摆休,而且成功率极高。大学4年,除沈叶叶之外,只要是被石更看上的,最终全都被拿下了。所以在女人的问题上,方立斌1直视石更为偶像。

傍晚,关琼瞧时间也差不多了,估计方立斌也快过来了,就上楼上去准备酒菜了。

小卖部的上边有一个阁楼,可以做饭也可以睡觉,关琼平时就住在上边。

石更没有跟着上楼,由于他要上去,小卖部就得关门,到时方立斌来了叫门,还得下来开门。所以干脆等着方立斌来,来了以后再关门就省着再下来了。

大约五点半左右,方立斌来了,石更把门从里面1锁,两个人就上楼去了。

3个人关系最好,谁平时什么样再清楚不过了,所以方立斌搭眼一看,就看出了石更有心事。

“怎么了?”方立斌问道。

石更躺在床上双手抱胸,盯着棚顶一言不发。

方立斌看向关琼,关琼一边炒菜一边说道:“还是老问题。”

方立斌一听就笑了,他还以为出甚么大事了,原来是又在沈叶叶那碰钉子了。

方立斌看着石更说道:“不用闹心,我一会儿开导开导你,保证让你心情变好。”

饭菜做好后,3个人边吃边聊。

几杯啤酒下肚,方立斌说道:“10八哥,大学四年,你和沈叶叶的事情,别人不清楚,我是最清楚的。但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你想不想听听我是怎么看的?”

十八哥指的是石更,因为他下面“发怒”时有十八公分长,于是就得了10八哥这么个外号。

当时在学校里,很多人都不相信,石更为了证明自己是名不虚传的十八哥,特意叫了很多人到他们寝室用尺子量,结果整整十八公分,从此以后再无任何质疑声。不过却出现了一个传闻,说石更有欧美人的血统,不然他那家伙怎样可能长成那样?其实起初就是某人开的一个玩笑,没想到传着传着还真有人当真了,石更对此是哭笑不得。

石更放下筷子,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:“你说吧。”

“我认为你和沈叶叶不合适。”方立斌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石更微皱眉头:“哪里不合适了?”

“哪里都不合适。首先说家世。我不怕你不高兴,你有甚么家世?你家里就你一个人。沈叶叶家里可不一样,她爸妈都在机关单位上班,听说她爸还是一个小领导。就算是你把沈叶叶追到手了,你觉得她爸妈能接受你吗?其次说身高……”方立斌刚一提身高,石更那边就不乐意了。

“提甚么身高啊?追女人跟身高有关系吗?”石更最反感别人在他面前提身高,由于他是中文系所有男生里身高最矮的,上学时经常有人拿这个说事,他还因为这个跟人打过架。

“固然有关系了。女人肯定都希望找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,无论是靠在肩头,还是被抱在怀里,都会有种安全感。并肩走在一起也好看。相反要是找一个跟自己身高差不多,乃至是比自己还矮的男人,既找不到安全感,走在一起也不好看。沈叶叶跟你身高差不多,从这点来说,你们俩也不合适。”

“个矮怎么了?雷锋1米五四,他是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。孙中山一米五八,他是伟大的先行者。张作霖一米六二,人称东北王。拿破仑一米六五,征服全部欧洲……”

“武大郎一米三九,被潘金莲戴了绿帽子后下毒而亡。”方立斌此话1出,不仅他自己笑了,一旁饮酒的关琼更是直接笑喷。

石更恼羞成怒,拿起酒杯就要泼方立斌,方立斌紧忙捉住石更的胳膊说道:“开玩笑,开玩笑,你继续说。”

石更将杯子“啪”的往桌子上一放,说道:“我比拿破仑还高三公分呢,他能征服欧洲,我就不信我不能征服一个小小的沈叶叶。”

“你不是没有优点,上学时你是大家公认的中文系第一才子,而且能言善辩,头脑灵活。可要是跟张向远比起来,你这些优点也就可以疏忽不计了。”

“甚么意思?”

方立斌掰着手指头说道:“论身高,我目测张向远至少得有一米八。长得虽然称不上貌似潘安,也算得上是英俊吧。论学历,人家可是京天大学中文系的,中文人家是全国第一,不是我们这类省属院校所能比的。论家世,我听说张向远他爸叫张金山。知道张金山是谁吗?分管城建的副市长!论工作,张向远在金河区区委办公室工作,有他爸,他未来的仕途将不可限量。这年头还有比权利更好使的东西吗?你和张向远的差距是全方位的,我要是沈叶叶,我也会选张向远,不会选你,这就是现实。”

石更听了一声不吭,拿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方立斌喝了一口酒,润了润嗓子接着说道:“作为哥们,我发自肺腑地说,你还是算了吧,女人那么多,何必非盯着沈叶叶呢?两个人在一起讲求的是你情我愿,要是剃头挑子一头热,无论你再怎样努力,还是不可能走到一起。何况喜欢你的女人也不少啊,我看那个刘燕就不错,你应该把心思放在值得珍惜的人身上,而不是总放在得不到的人身上。”

下午遭到了沈叶叶的打击,晚上又被方立斌全方位的打击了一次,石更的心情彻底跌入了谷底。

3个人都喝了很多酒,酒一多尿就多,楼上楼下都没有卫生间,上厕所只能出去到马路斜对过的公厕方便。

石更跑到第四趟的时候,可能是酒喝的太多了,没吃甚么东西,胃忽然有点不太舒服,石更进了小卖部就没有马上上楼,顺势就捂着肚子趴在了柜台上。

柜台上两层玻璃中间夹着一张画,画上是一个长相靓丽的女人,身上穿着红色旗袍和黑色高跟鞋。旗袍非常非常贴身,女人侧身站立,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。不仅如此,由于旗袍的开叉很高,还可以清晰地看到女人雪白的大长腿。

石更看到这副画后目不转睛,一时间所有烦恼全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。在酒精的作用下,石更的“好兄弟”在睡梦中渐渐苏醒,由躺着变为站立。

男人都清楚,那股劲儿一旦上来,不能马上办事儿是非常煎熬的。石更想到了刘燕,他就抓起电话往刘燕家里打了个电话。

电话是刘燕接的:“谁呀?”

石更咽了咽口水说道:“我是石更,马上去我家一趟,我找你有急事。”

挂了电话,石更冲楼上喊道:“我困了,先回家睡觉了,你们俩渐渐喝吧。”

出了小卖部,石更骑着自行车就摇摇晃晃的回了家。

刘燕家离机械厂职工家属院不是很远,只隔了一趟街,听到石更说语气急促,还说有急事,以为是石更出了什么事,就紧忙跑到了石更家,可是敲了半天门一点反应都没有,她又不知道石更去哪儿了,就在门口焦急的等待。

等了将近半个小时,石更才回来。

看到刘燕,石更就像是狼看见了猎物一样,眼睛直发光。将刘燕摁到门上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亲。

亲热的进程中,石更掏出钥匙开了门。进屋后,抱起刘燕进了卧室,将刘燕往床上1扔,石更将自己脱了个精光,然后就朝刘燕扑了过去……

这两天石更发觉下面痒痒,仔细一看,还有红点。回想最近的这一段,只有前些天与刘燕上过床,并且因为性急,没有戴套,难道是那次出的问题?

石更自己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下面又不舒服,由于部位特殊,他又不好意思去医院,想来想去,他决定找方立斌问问。

两个月前,方立斌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在医院做护士的女孩,目前两个人相处的不错,已确立了恋爱关系。石更觉得方立斌的女朋友可能懂这方面的事情,就想通过方立斌问一下。

下午在单位,石更给方立斌打了个电话,说有事需要帮忙,让方立斌下班后去他家里一趟。

方立斌傍晚下班后来到石更家,石更把情况一说,方立斌又看了看,然后1脸严肃地说道:“不会是性病吧。”

石更听了心里就是一紧,脸色也变得很难看:“不能吧?我……”

“你最近有没有跟女人干事儿?”

石更对方立斌没什么好隐瞒的,就点了点头。

“那女的干净吗?”

石更想了想:“她平时挺讲求卫生的。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她身体健康吗?有没有病?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不知道你就敢上,你的胆子也太大了。我不是吓唬你,这件事你必须得重视起来,不然你的性福生活也就到头了。”方立斌看到石更冷汗都下来了,又安慰道:“现在只是怀疑,是不是还不一定呢,你也别太担心了。一会儿我就去找我女朋友问一下,晚上八点以后你给我家里打电话吧。”

石更之前从来就没往性病那方面想过,可是听了方立斌的话以后,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得了性病。难道自己这辈子就这么毁了?

石更非常惶恐,他坐立不安,但眼睛始终盯着墙上的挂钟,只希望时间能够过得快一点,八点他好给石更打电话。

好不容易熬到了8点,石更便去了楼上的二叔家,借电话给方立斌家打电话,结果方立斌还没回家。石更估摸着方立斌也快回去了,就告诉方立斌她妈,等方立斌回来后回过电话。

石更就坐在电话胖等着,二叔看出了他有些异常,问他怎么了,他也不说,二叔也就没有追问,拿了个两块西瓜递给他,就去看电视了。

大约8点十五左右,电话响了,是方立斌打过来的,石更小声问道:“怎样,问了吗?”

方立斌说道:“问了,她还给熟习的医生打了电话,医生说不好说,最好的是办法是去医院检查一下。我也建议你去医院,是不是那种病一检查就知道了,要不是你也就不用担心了,要真是,早发现早治疗。”

回到家里,石更才想起来这里还有一个刘燕,如果他真得了性病,一定是刘燕传给他的。他想再打个电话把刘燕叫出来问一下,可是一想还得麻烦楼上二叔,不太好,还是明天再说吧。

这一夜,石更几乎一宿没合眼。

第二天早上,石更顾不得吃早饭,简单洗了把脸就去了刘燕家所住的小区。

七点半左右,刘燕出现在了大门口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刘燕惊讶地看着石更,她和石更认识大半年了,石更还是第一次来主动找她。

石更将刘燕拉到一边,面色十分凝重: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到底有没有病?”

“你才有病呢,大早上的说甚么胡话。”刘燕感到稀里糊涂。

“我没跟你开玩笑,我说正经的呢。你除了我以外,有没有……有没有……”

“什么呀?”

“有没有和别的男人上过床?”

刘燕脸色立马就变了,不悦道:“你认识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?你别忘了,我第一次就是跟你在一起。”

“你能不能别拐弯抹角的,你就直接告诉我,你有没有和第二个男人上过床?”

“没有!”刘燕说的斩钉截铁。

石更追问道:“真没有?”

刘燕感觉很委屈,鼻子一酸,眼泪就下来了。她气愤的伸手推了石更一把,质问道:“你甚么意思啊?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石更牵起刘燕的手说道:“跟我走。”

石更把刘燕带回家,把情况说了以后,又脱了裤子给刘燕看了看,刘燕直皱眉。

刘燕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也把裤子脱了,并发誓她只跟石更一个男人上过床,绝对没有跟其他男人产生过关系,她要是撒谎就天打五雷轰,出门被车撞死。

石更见刘燕指天发誓的样子不像是假的,就选择相信了她。可是他的问题还在,到底是不是性病,仍旧悬而未决。

石更向单位请了假,他在家整整躺了一天,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,他决定去医院检查,不然每天这么煎熬,他早晚得疯了不可。

考虑到自己的病特殊,要是被同学同事邻居们知道了,以后就没脸见人了。所以必须得找一个离家离单位远一点,同时医疗水平还要高的医院。

石更把春阳最好的医院拉了个名单,挑来挑去,终究挑中了春阳第一医院。

转天,石更中午从家出发,骑车赶奔离家至少有二十里地的春阳第一医院。

之所以没有早上去,主要是考虑早上医院的人太多了,有可能会碰到熟人。而下午医院里常常人会很少,碰到熟人的几率也就会大大下降。

离医院还有几十米远时,石更停下来左右看了看,然后从兜里拿出墨镜和口罩戴在了脸上,避免被人认出来。

进了医院,石更全身的神经就紧绷了起来,其实他不想来医院,除了怕真的得了性病以外,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,他从小就怕来医院,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到医院就提心吊胆的。所以能不去医院就不去,要是非去不可,也要做很长时间的心理准备才行。

医院已经开始上班了,门诊楼的1楼大厅里,有10几个人正在挂号。

石更挑一个人少的窗口排队,不一会儿就轮到了他。

“看哪科?”挂号员问。

石更没看过这类病,也不知道挂哪科。他想了一下,说道:“看男性方面的病。”

他这么1说,挂号员马上就给他挂了一个泌尿科的号。

拿着号来到三楼,找了半天,才找到泌尿科门诊室。

门是半开着的,石更往里看,看到一个女的穿着白大褂坐在桌子前,低着头不知在看着什么。

女医生看男性病?

石更怀疑他找错地方了,可是门上确切写着“泌尿科门诊”几个字,显然没有错。

要是看个别的病,石更能接受女医生,可是看下面的病,他实在接受不了,就回到一楼问挂号员有没有男医生,挂号员说没有,男医生都在上午。

明天来看,就意味着还要煎熬一晚,石更不想再遭这个罪了,可他又不想让女医生给他看,该何去何从,他有些手足无措。

愁闷了将近半个小时,石更心一横,既来之则安之,他是来看病的,又不是来相亲的。何况一个女的都好意思看男人的病,他一个男人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
这么一想,石更立马就轻松了很多,因而又回到了三楼。

来到泌尿科门诊室前,门还是半开着,但里面的女医生不见了,石更正探头探脑往里面看的时候,背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“请进吧。”

石更回头一看,是那个女医生,貌似长得还不错。

为了看得清楚些,进屋后,石更把墨镜摘了下来。

仔细一看,女医生年龄在三十岁左右,身高一米六出头,她的五官若是单独拿出来,哪一个仿佛都不是很出色,可是组合到一起,让人看着就很顺眼,很舒服。

与五官不同的是,她的上围很出色,目测没有E,也最少有D。

她坐下的一瞬间,石更看到她的屁股也不小。

女医生示意石更坐下,石更坐在凳子上,看了一眼女医生的胸卡,左侧是一张照片,右侧写着泌尿科主治医师俞凤琴。

俞凤琴从石更手里接过挂号单和病历本,然后拿起桌子上的口罩戴在脸上,问道:“哪里不舒服?”

“下边痒痒,还有红点。”石更如实说道。

“把裤子脱了,我看一下。”俞凤琴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副一次性医用手套和一把小手电筒。

石更面露难色,坐着没有动。

俞凤琴见状说道:“我只有看了才能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,你这么说我是没法辨别的。如果你接受不了的话,那我就没有办法了。”

每天和男性患者打交道,像石更这种反应的人见过太多了,她早就习以为常。

石更犹豫了一下,然后起身跟着俞凤琴进了一旁的屏风里面。

背着俞凤琴一边脱裤子,石更一边暗自做深呼吸,他在心里告诉自己,一定要淡定,绝对不能起杆。

慢吞吞的把裤子脱了以后,石更转身面向了俞凤琴。

俞凤琴为了看清楚石更的症状,就单膝跪地,蹲下了身子。这一蹲,两个人都是一惊。

石更没想到俞凤琴会用这个姿式给他检查,他见到漂亮女人本来就容易激动,这个姿势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,一不淡定,全身血液便开始向腹部活动,他再想控制已经来不及了。于是老脸一红,双眼一闭,紧锁眉头把脸扭向了一边。

只见那家伙就像一颗胖大海扔进了水里一样,越来越茁壮。

俞凤琴从业十年,检查进程中出现生理反应的她也见过很多,可是像石更这种在这么短时间内有这么大反应的,并且场面还这么壮观的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大吃一惊的她二目圆睁,一眨不眨地盯着看。嗓子眼发干的她不断的吞咽着口水,心跳像打鼓一样愈来愈快,双腿情不自禁的夹紧。

一时间,屏风里的空气都变了味道。

石更不知道检查好了没有,他微微睁开眼睛往下看,当看到俞凤琴正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下面,不像是在检查的时候,他先是很疑惑,随后心里则是一喜。

“检查完了吗?”石更打破沉寂问道。

喜欢的麻烦点个赞,本文后续内容,请打开微信+朋友关注公众号:kanshu78 然后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 246 便可以继续阅读

种类西地那非

高级搜索 - Powered by EmpireCMS

伟哥的故事粤语

白云山西地那非价格

猜你喜欢